三更雨

时隐时现

曲终人散

      南京下了一场很古怪的大雪。明明只是十月初,却气温突然下降,天空中飘落着洁白的雪花。

       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,在这大雪中匆匆而过,或是低头望地,手里摩擦着想暖和一些,或是紧握身旁之人的手,不时低声交谈。

      只有一个人穿着单薄,静立在秦淮河边,手握一尊白玉雕像,凝望远方。

那个人长的实在是好看,不时有几个行人回望他,嘴里念叨着:“真好看,不过怎么穿一身白色,怪不吉利的。”

       那个全身穿白的年轻人并不在意这些,很快,他的身影仿佛消失在茫茫大雪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吴郎……”恍惚间,耳边仿佛传来一声温柔的呼唤。

“妞儿”那个白衣年轻人喃喃自语,盯着手中的白玉雕像。秦淮河上,仿佛出现了那个少女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,传来一个胖子的声音:“吴主任,江西那边出了一个案件……”“民调局的人是白吃饭的吗,这点小事都要我去。”这通电话把那个年轻人的思绪拉回来,接着他声音讽刺的对电话里的人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说着,一边把雕像收好,一边匆匆的往机场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年轻人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 最终还是曲终人散。

         秦淮河上不知还要书写多少这样的爱恨离别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ooc勿怪

只是单纯的想妞儿,觉得她不应该就这样走了。吴勉也不是那种会这样面露脆弱的人,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某些时候,想起妞儿,比如过年。

圈里写妞儿的好像很少,不知道有哪些大大写过,求推荐。


千杯不醉

   沈辣一个人在喝着酒。

   桌子上其余几个人都醉的一塌糊涂,嘴里嘀嘀咕咕的在说的胡话。“又要送他们回家。”沈辣在心里想着。自从孙胖子去世后,沈辣就辞职了,回到了老家,在一所中学教语文。

     这种平凡而安逸的日子,是以前在民调局工作时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 可是这孤独也是难以忍受的。

     民调局现在在梁高的带领下越来越好,杨枭去陪她的老婆,杨军和小朱皇帝一起环游世界,吴主任依然常常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 回到老家的沈辣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,成为了一名中学老师。谁也没有料到,包括沈辣自己。

    其实沈辣身上有很多老师的特质, 比如耐心,比如脾气好,比如认真。

   “学校真的是世间最干净的地方。”沈辣常常在心里想,“这样的日子似乎也不错。”

    只是少了知心好友的陪伴,不免孤寂。

   上好的美酒,饮来也黯然无味。千杯的佳酿,也醉不了那颗孤寂愁苦的心。


望乡台

望乡台上

    一个女子正在遥望她的家乡,准确来说,是在遥望一个人,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,也是她的爱人。

     鬼差正在她的背后窃窃私语,“你知道吗?她是在爆炸中丧生的,死的可惨了,尸体都被炸的看不出人样。”另一个鬼差接话到:“是呀,她都在这望了好几天了,动都不动一下。”“心许是有什么放不下的执念吧。”鬼差说。

    又过了几天,鬼差忍不住出声说:“苏难,该过奈何桥,喝孟婆汤了。”“哦,那走吧”哪位名唤苏难的女子回过神来 ,跟着鬼差走上了奈何桥。

    孟婆汤是个好东西,喝下了它什么烦恼忧愁通通都忘掉,转身忘记前世的恩恩怨怨。

    多年后,已经年迈的吴邪坐在一棵大榕树下,看着一个小姑娘,不禁喃喃自语到:“真像。”哪位小姑娘好像听到了什么,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吴邪的视线。

    是呀,喝过孟婆汤,前世的恩恩怨怨,通通都与这世无关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又来了


考核

   最近民调局内部掀起一场风波,众人皆叫苦连天。上头不知道抽了什么疯,竟然要在民调局推行半年一次的考核制度,不合格的就要重回实习期,人人都在抓紧时间临时抱佛脚,只有六室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——

    知道消息的六室主任在第二天张贴一张大字,上面写到:“你们这群打不过我的人,还妄想要我考试,垃圾。”

    刚来到的沈辣:“???”

    陪领导的孙胖子:“???”

    海里的大领导:“???”

民调局众人喊到:“吴主任您老怎么任性真的好吗?”

任性的吴主任:“你们有意见?”

民调局众人到:“没意见没意见,只是您老喊出了我们的心声而已。”

海里的大领导:“???什么情况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来自一个期中考试过后的沙雕脑洞

一脸迷茫的辣子~( ̄▽ ̄~)~

脱单后的会长变了怎么办?在线等,急

苏难

    屋外传来了一阵阵的枪声,我知道,吴邪他带领老九门的人来了。“可惜……我们终究还是有缘无分,不过这次,我不会再抛弃你了。”在那一片火海中,那个女孩渐渐合上了双眼,再也听不见吴邪对她的呼唤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前面是苏难视角,后面不是。话说回来,这对cp真是够冷的,我还以为有很多和我的一样粉苏难小姐姐。文笔不好,ooc见量。

不可说

     苏难再很小的时候就见到过吴邪,也清楚的明白吴邪将会是她一生的仇敌,但苏难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有朝一天会喜欢上他。也许正是在雪山上的那一瞬间,缘分就早已注定,只是她对他的爱,不可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一个小段子,话说这对cp真是冷的可以

纪念妞儿

   南京外一夜之间开出了一片茂密的竹林,这一奇观引来了许多的游客和专家前去。此时民调局的吴主任已经有一月余没出现,人们已经习以为常。但知情的几人却知道,在哪片竹林深处,一个白衣男子此时手握一尊白玉雕像,正喃喃自语。那片竹林,一如他们初见时的那样。

小段子

知乎体:
问题: 你和你的领导最大的不同是什么?
  367回答   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@我真的是个东北人
      谢邀,我想:“我和领导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是按分钟来放假的,我领导是按分钟和心情来上班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知道格式有没有错,如果有错,欢迎指出。